菜鸟礼品代发:中新时评:让我们再来回顾与病毒的战争史

  (抗击新皇冠肺炎)中国的新评论:让我们再次回顾与病毒的战争史

  新华社北京5月2日电:让我们再次回顾与病毒的战争历史

  中新社记者刁海洋

  世界卫生组织5月1日表示,已经确定这种新的冠状病毒来自大自然。这一科学证实打破了一些美国政治家创造和传播的“新皇冠病毒的人工理论”。与此同时,许多国家的科研机构发布的一系列研究成果也在逐一粉碎各种“阴谋论”。

  根据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的最新统计,世界上已有超过334万例确诊的新冠状肺炎病例,累计死亡病例超过23万例。目前,美国最严重的确诊病例已经破了数百万例...面对这样一场人类生存危机,美国政客不仅大肆散布各种“阴谋论”,最近还在国际舞台上煽动“中国的赔偿理论”。这完全是一个历史事实,忽略了科学和人类与病毒之间的斗争。

  回顾人类历史,大规模流行病时有发生。黑死病、西班牙流感和埃博拉疫情都成为人类痛苦的记忆。

  1918年春天爆发的“西班牙大流行”在过去的三年里感染了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人口,导致数千万人死亡。最终,人类以残酷的“群体免疫”告别了这场灾难。尽管这一事件发生在100年前,但对这一流行病的研究从未停止过。然而,到目前为止,关于这种流行病的起源,只有很少的几个假设,也没有明确的结论。

  与无法证实的“西班牙流感”的源头相比,对艾滋病毒的追踪显示了另一幅图景——源头一次又一次地向前推进。美国研究人员于1981年首次发现了艾滋病病毒,并于1988年在测试一名患者1968年(15岁)留下的组织样本时发现了该病毒。1998年,科学家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发现了1959年采集的血液样本,该样本被证实含有艾滋病毒。这是最早可以追溯到现在的艾滋病“零号病人”。那么,人类最早感染艾滋病毒的记录会被改写吗?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。

  鉴别病毒的来源和鉴别病毒一样困难。一些病毒在传播过程中不断变异,并反复“访问”人类社会,这使得确定“疫情的起点”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任务。

  2009年爆发的甲型H1N1流感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蔓延至全球214个国家和地区,造成至少18,000人死亡。研究人员普遍认为,流感于当年3月在墨西哥开始,但在美国大规模爆发。同年6月,世卫组织宣布该流行病已进入全球大流行。美国直到当年10月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。2010年8月,世卫组织宣布大流行结束,但病毒并没有从大流行中消失。相反,它会周期性地“反弹”,提醒人们病毒仍在变异并造成伤害。

  另一个例子是,自1976年埃博拉病毒首次出现在苏丹南部和扎伊尔(即刚果民主共和国)的埃博拉河地区以来,它一直是非洲人民的噩梦。其高死亡率和多次袭击迫使世卫组织在2014年和2018年两次宣布埃博拉疫情为“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”。就在上个月,刚果民主共和国新增了一个埃博拉病例,这意味着自2018年5月以来持续了近两年的疫情尚未完全结束。

  回顾历史就是要看清现在。目前,美国和西方一些人提出的“中国补偿理论”基本上是一场政治闹剧。解释疫情和防治疫情完全是科学问题。此外,从目前已知的线索来看,还不能确定中国是第一个爆发新疫情的国家。从科学角度来说,中国是第一个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发现疫情的国家。在追踪新皇冠流行病的病毒来源方面仍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如果允许“追求权利”这样的无稽之谈占据所有国家的能量,为所有国家的团结与合作制造阻力,人类只会误入歧途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xiujm.com/dianshanglipindaifa/23.html